韩姐妹受洗后见证

已更新:2021年7月28日

记得很清楚2017年8月13号我在罗省华人播道会受洗。牧师们为了帮我记住受洗的日期特地在门徒训练和送给我的圣经上多次提到。受洗意味著得救与重生和生命的改变。加拉太书2:20讲“我已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耶稣基督活在我里面;如今在肉身中活著的我,是因神的儿子而活的,他爱我,为我舍己。”

相隔数天在AGF碰到Heath问我受洗前后有什么变化?因从未曾认真思想这个问题,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搪塞他说脾气稍微变好不会很轻易发怒。但之后这个问题常常冒出来。因为性格刚强又自认聪敏机智,常常我行我素,在顺服主还是听从自己上多有挣扎。

因来亚麻工作2018年初我移居西雅图并在西雅图正道堂找到属灵的家。新团契结识了很多兄弟姐妹,但独处时也会异常的孤独,及其怀念Caleb和以前团契的好朋友。工作异常疲惫。日子一天天平静的过去。入职90天左右的一次1:1老板突然说要把我放到pivot中希望我尽快离开公司。顷刻间好不争气地泪流不止。一个人跑到SLU的湖边默默哭了好久好久。班里第一个找到工作有第一个失业,难以启齿没脸见人。天气好的傍晚很多人在湖边嬉戏玩水撑杆划船。我在旁边格格不入。稍稍平静后口里不自觉地冒出诗班刚刚唱过神啊我寻求你。是的主请你来帮我救我。我自己无依无靠无计可施。神如果借此要来管教我我愿意顺服求神怜悯。神好像听到了我的呼求,两位埃塞俄比亚地兄弟姐妹突然来我身边。他们同戴十字架。他说God is good and Jesus loves you. New word will come, everything happen here will end and we will live with God in the heaven. 听到这样的信息更加不住的流泪。他说看得出你好爱神,我们一起祷告吧。两人拿出手机翻找到一首埃塞俄比亚语得赞美诗,说神愿我们得喜乐得平安,便齐声唱给我听。也要我唱一首赞美上帝的中文歌,我唱到了医治的爱。我想这两位兄弟姐妹是神特意安排来安慰我的,神爱我不弃我。现在的虽未有完全的解,我愿意耐心等候,全心顺服,继续服侍,做工作中活出信仰。求神开路。

2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成为基督徒的过程对我来说好像是顺其自然的事。说起来,与上帝结缘是在我去年八月来到美国之前了。通过LAX接机服务,我有幸认识了Caleb牧师, Michael教授和Amanda姊妹。后来又陆续结识了Annie,Robin,Linda和很多其他奇异恩典团契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星期五之夜,一起唱歌,吃东西聊天。期初我只是怀著交朋友的想法来参加奇异恩典团契的。我想是那种身在异乡同为华人的情感

信主前后的变化-心灵自由 信主前我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因为少年得志,我认为身边的人都不如我。学习比我好的,体育不如我,豆芽菜不成材;体育比我好的,没我有思想,粗人而已;爱读课外书很懂事的,成绩肯定很差;各方面都比我好的,怎么可能,一定是人品有问题,特别会装而已。 那时候对人的标准也很苛刻,经常因为很离奇的原因会把一个人看扁了。比如一位同学大小眼很明显,我就觉得他心术不正;有位同学家里富有衣著华丽,我

我生长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没有基督教背景的家庭。我的父母在我七岁的时候离婚。自那以后我便跟随姥姥姥爷生活。父亲几乎离开了我的生活。母亲每周末来姥姥家看望我,但是她和姥姥的关系不好,所以几乎每周末她们都会争吵。不和谐的家庭氛围和缺爱的童年让我几乎每时每刻感到焦虑和孤独。我经常躲起来独自哭泣,不爱笑,也不知道爱是什么。我的心就像一片荒芜贫瘠的沙漠。 2015年12月25日,我来到美国。来自粤语堂的Mi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