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姐妹的得救见证

已更新:2021年7月27日

我生长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没有基督教背景的家庭。我的父母在我七岁的时候离婚。自那以后我便跟随姥姥姥爷生活。父亲几乎离开了我的生活。母亲每周末来姥姥家看望我,但是她和姥姥的关系不好,所以几乎每周末她们都会争吵。不和谐的家庭氛围和缺爱的童年让我几乎每时每刻感到焦虑和孤独。我经常躲起来独自哭泣,不爱笑,也不知道爱是什么。我的心就像一片荒芜贫瘠的沙漠。

2015年12月25日,我来到美国。来自粤语堂的Michael和Alice夫妇来机场接我。他们努力的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和我介绍著洛杉矶和美国,让我感到温暖。第二天,他们用一整天的时间陪我去Costco还有另外两个超市买日用品,还带我去IKEA买桌椅和台灯等家具,回家帮我组装好,晚上还请我吃了非常美味的粤菜。他们的充满善意和热情的欢迎和帮助超乎我的想象。我开始好奇是怎样的一种信仰能够让他们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好?于是来到美国的第一个主日我就和他们一起来到了咱们教会。教会和谐喜乐的氛围令我感到非常震撼。这是我想象中家应该有的氛围。在教会我感到安全和平安,我感觉这个信仰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于是我开始和来自AGF的校园传道王浩博进行一对一查经。上帝伟大的爱让自小缺少父母关爱的我十分震撼和感动。尽管我失去了这个世界的父亲,但是在天上我有一个天父,他爱我,不需要任何前提条件。他为我准备了一个永恒的家。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归宿。所以2016年夏天我准备受洗。但是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前男友的时候,他完全不能接受。他说我只能在他和上帝当中选一个。那个时候我的信仰还不是十分坚定。认识上帝六个月的时间以来,我没有体验到许多见证所说的“上帝改变生命的力量”。所以我选择了前男友,离开并背弃了上帝还有教会。

在之后的时间里,一切又恢复成以前的样子,我又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孤独。渐渐的,我感觉也许我的前男友并不可靠,也不值得让我为他背弃神。2017年五月由于姥姥病重,我返回中国。六月份,姥姥因为癌症去世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非常大。姥姥是和我最亲近的人。她的去世让我开始回想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神打开的我的眼睛,让我在回忆中明白我的姥姥是那么的爱我,用尽她的全部照顾我。也让我认清自己是多么的自私,以自我为中心。我总是只顾及自己的情绪和需求,持续不断地向她索取关怀和爱护。在她因为和我妈妈吵架伤心难过的时候,在她被癌症缠身疼的寝食难安的时候,我却没有努力的关心她,在她的身旁陪伴她!姥姥对我的爱和去世让我内心充满懊悔和痛苦,这懊悔让我终于明白而且愿意低头承认我确实是有罪的。

八月份,我从中国回来之后,重新回到了我们教会。当我重新读圣经,参加诗歌敬拜和听布道信息的时候,在神伟大的爱面前,我感到特别羞愧和后悔。天父上帝用他的宽恕和爱浇灌并且柔软了我贫瘠无水的心灵。天父使用教会中的兄弟姐妹来表达他对我的爱,治愈我的心。九月份我开始认真的考虑成为基督徒的事情,但是我没办法主动和前男友分手。于是在USC团契的退休会时,我把犹豫和困扰和英文堂的Jenna和Jeanette分享,她们耐心的倾听我的苦恼,并帮我向上帝祷告。三天之后的团契,我和Annie再次进行了祷告。在这次祷告中,我留著泪第一次向上帝认罪。我说:“亲爱的天父上帝,对于我去年背弃了您我真的感到很对不起。您的爱是唯一真实的信实的爱。您的爱超乎我的所求所想。我非常感恩即使我背离了您,您仍然没有放弃我,您让兄弟姐妹帮助我,关心我,支持我。姥姥的去世帮助我明白了我是多么的有罪。我渴望耶稣救赎我的罪。我渴望更新我的心和我的人生。请您帮助我爱他人就像基督耶稣爱我们一样。请您带领我走进您,认识您,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式。以上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在这个真心认罪祷告的第二天的晚上,上帝回应了我的祷告,前男友和我分手了。那个夜晚,我跪下来感谢上帝并和上帝和好。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回顾我过去的人生,到处充满上帝的恩典、宽恕和爱。当我真的从心里承认我的罪并且向上帝祈求救赎的时候,我才开始经历神在我生命中的改变。我的人生也开始由黑白变成了彩色。感谢神,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家,也是我这一生的盼望。迷路的孩子回家了。将我所有的感谢和赞美都献给我们伟大的主,我们的天父上帝。

我最喜欢的经文: 彼得后书3章9节:“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1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记得很清楚2017年8月13号我在罗省华人播道会受洗。牧师们为了帮我记住受洗的日期特地在门徒训练和送给我的圣经上多次提到。受洗意味著得救与重生和生命的改变。加拉太书2:20讲“我已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耶稣基督活在我里面;如今在肉身中活著的我,是因神的儿子而活的,他爱我,为我舍己。” 相隔数天在AGF碰到Heath问我受洗前后有什么变化?因从未曾认真思想这个问题,我一时不知如

成为基督徒的过程对我来说好像是顺其自然的事。说起来,与上帝结缘是在我去年八月来到美国之前了。通过LAX接机服务,我有幸认识了Caleb牧师, Michael教授和Amanda姊妹。后来又陆续结识了Annie,Robin,Linda和很多其他奇异恩典团契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星期五之夜,一起唱歌,吃东西聊天。期初我只是怀著交朋友的想法来参加奇异恩典团契的。我想是那种身在异乡同为华人的情感

信主前后的变化-心灵自由 信主前我是个非常骄傲的人。因为少年得志,我认为身边的人都不如我。学习比我好的,体育不如我,豆芽菜不成材;体育比我好的,没我有思想,粗人而已;爱读课外书很懂事的,成绩肯定很差;各方面都比我好的,怎么可能,一定是人品有问题,特别会装而已。 那时候对人的标准也很苛刻,经常因为很离奇的原因会把一个人看扁了。比如一位同学大小眼很明显,我就觉得他心术不正;有位同学家里富有衣著华丽,我